《老魔王的急诊室》:普悠玛翻覆的那天,我在急诊室上夜班
238 次检阅

急诊魂

民国107年(2018年)10月21日星期日,发生了一件台湾史上最大的车祸──一列从树林开往花东的普悠玛号,于下午4点50分在宜兰的新马站翻车,造成18人死亡,190人受伤的惨剧!

话说当天我上夜班,所以按照平日习惯,手机关机,闹钟调6:30p.m.。但是,还不到6点,我就断断续续听到外面有救护车的声音在远方经过(我的宿舍距离铁轨大约250公尺)。迷迷糊糊中听到似乎已经有3辆救护车的声音,我觉得奇怪,只好起来。

打开手机,先看到一位朋友传了一则「插播新闻」的照片给我看。当时看到「火车出轨」4个字,脑筋还没回神,没有跟刚刚吵醒我的救护车做联结,所以回他说:「我刚起床,等一下8点才要上班。」(我还以为他是关心我有没有坐在火车里。)

后来再看其他讯息,看到我们「急诊333」的族群,第一则讯息在5:18p.m.发出──「启动大量伤患」,要大家到医院帮忙,后续有几位医护人员回答说要出发,但没有其他进一步消息。

再翻其他讯息,直到翻到我们自己主治医师的族群……乖乖不得了,才发现事情大条了!好多位主治医师在这个族群中回覆:「在前往医院途中了!」甚至有从台北或花莲要赶过来的;而且院方已经开始做出调床的动作,把加护病房硬是先清出5张空床以待命。

于是我跟我妈说:「妈,好像出事了,听说是火车翻覆,我等一下要提早去上班!」

「啊,那你要等我呀!我赶快炒菜。」

我妈匆忙煮饭炒菜,我则打开电视来看,果然就看到这个噩耗。连续看了几则电视画面,确认了这个消息,等我妈炒好两道菜,我赶快吃饭。

我妈很忙,通常我上夜班,她还会帮我準备果汁和茶让我带去医院喝。在吃饭当中,更多讯息从line的族群中传来。于是我匆忙吃了一碗饭后,换了衣服,拿了果汁和茶,便出发去上班。


《老魔王的急诊室》:普悠玛翻覆的那天,我在急诊室上夜班 图片来源:作者提供

6:50p.m.,来到医院,哇~~简直是灾难战场!

医院大厅摆满了轻伤的病患,我看到几位行政助理在现场帮忙,好多护理同仁已经在换药,打点滴,安抚哭泣的伤患,我匆忙跟几位认识的同事点个头,便走进急诊室去换衣服。

穿上医师服后,先到检伤站问谁是现场指挥官?有人回答是「王副院长」,我心想:「王副院长是老资格了,一定没问题。」再看到急救区有我们两位急诊医师及两位外科医师守着,我便到重伤区支援。

重伤区有3位外科医师在处理,并有几位专科护理师帮忙缝伤口。我找到空隙,先看了3个伤患;接着发现外科医师虽然都看过病人,且做了处理,但是电脑资料还是一片空白。因此我开始就他们刚刚看过的伤患,逐一再去探视一次,并把电脑资料补齐。

现场太多伤患了,但我们医院反应非常迅速,在一小时内就动员了300多人(原本没上班的医师、护理师、行政助理、社工和检验师,都在看到手机讯息后赶到医院来,加上正在当班的医护人员),所以虽然看起来很乱,但大家仍乱中有序地产生一股无可言喻的默契,每个伤患都很快地能得到诊视及处理。

《老魔王的急诊室》:普悠玛翻覆的那天,我在急诊室上夜班 图片来源:作者提供

我看了6个病人后,发现「重複看诊」的状况太多了,于是决定跳出来,先把电脑的文书资料补齐,再把外科医师看过的伤患重新审视一遍,并逐一为伤患解释X光、电脑断层或抽血报告。确定已经没有紧急问题的伤患,便开始做「清病人」的动作,也就是──先放回家啦!我们急诊主任也有默契,于是我们俩不约而同地开始做「清理现场」的动作。


这些伤患原本都是要前往花东的,有些原本就住宜兰的人就可以回家,但很多是外地人。这时候有些场景,是平常再怎幺忙的急诊都看不到的:

一、以前急诊只要有3到4个伤患,排第三或第四的伤患就会鬼叫鬼叫,要求赶快看到他。但今天,几乎没听到伤患在抱怨或咆啸。我想,一方面大家都知道这是重大的突发事件;另一方面,我们现场工作人员很多,4、5个人处理一位伤患,应该也是让伤患没得抱怨的地方。

二、有好几家民宿业者,主动来现场提供免费住宿;好多志工协助联络家属,或找寻伤患;还有许多民间善心人士提供饮料和水给大家喝。我们医院的行政助理和书记们,也不断穿梭在医疗人员和伤患当中,帮忙联络、补给、调度和协调床位。

三、这种灾难可说是外科的战场,所以神经外科、骨科、胸腔外科、一般外科和心血管外科的医师,都在现场处理伤患;但是内科系的也有好多位医师下来帮忙。神经内科的医师帮忙做神经学评估(因为有许多伤患是头颈部受伤);肠胃科的医师帮忙把每个伤患做腹部超音波,以排除内出血的可能;肾脏科医师帮忙打中心静脉针;耳鼻喉科的住院医师,则来帮忙缝头颈部的伤口……现场没有谁在下指令要求谁去做甚幺事,但只要一有需求,立刻有人补上去支援,让整个处理流程忙而不乱,或是微乱中却有序。

尤其,许多是病房的护理师,她们平常对急诊的作业并不熟,但也帮忙作人员疏散、伤患处理以及口头卫教的工作。每当我看完一个病人,说:「这个要冰敷左肩和左脚,并帮我吊上肩带。」立刻就有不认识的护理师去执行;或是我说:「这个帮我转到留观区,药单在这儿。」也马上有没见过面的护理师协助我,将伤患带到另外一区,并做好交班事宜。

今天本来是我一位老同事结婚,所以我们急诊一堆同事要去吃喜酒(我上夜班,所以已预请同事帮我包红包,我人不到)。但听说她们一到现场,才刚坐下来,看到我们护理长传讯息在她们自己的群组中说:「有大量伤患,谁可以回医院帮忙?」也立刻全员启动,赶回医院,让婚礼现场瞬间空出三桌!(听说连第一道菜都没吃到;甚至有人是刚给了红包,签个名,便立刻离开。)

另外,我们6位专科护理师全到;刚刚上过白班,才下班一个多小时的护理师也全部回来帮忙;甚至有个在放育婴假的护理师也赶过来;还有位护理师本来自己发烧到40°C,正在打点滴,结果立刻站起来,帮忙其他姊妹準备别的伤患的点滴。而急诊医师中,除了当班的4位之外(当班的4位同事后来都继续留下帮忙),我是提早1个多小时来支援;另外有两位本来没上班的医师也赶过来帮忙,加上夜班的另外两位医师,以及还在受训的住院医师(他后来留到将近凌晨1点,协同我们把病历都整理好才回家),等于急诊医师到了10位!


我一边解释伤势,一边帮病患办理出院,当处理了10几位病患后,突然发现好像有点儿安静了!?原来,除了一开始伤势很重的几位被送去开刀房之外,急救区的其他病患被刘医师和张医师都处理掉了(缝好伤口后,转到加护病房);重伤区的几位伤患在现场处理完伤口之后,也被收治到一般病房;中伤区及轻伤区的病患,则在许主任、我和洪医师3人清理下,逐一出院;最后留下5个伤患在留观区,预计明天早上就可以回家,只是希望再观察久一点。

《老魔王的急诊室》:普悠玛翻覆的那天,我在急诊室上夜班 图片来源:作者提供

我们医院于9:01p.m.,解除大量伤患警报。

最后总结:收治了66位伤患,其中一位是OHCA伤患,没有救回来;4位住到加护病房;15位住到一般病房;其他的都可以回家。鬆了一口气后,我这才发现……我的声音哑掉了!而且全身好痠痛!

来支援的其他科同仁逐渐离开,而剩下的急诊同事则在10:20p.m.后,纷纷地瘫坐下来。这时不知道哪个好心人送来许多饮料和麵包,我拿起一瓶水,先快速喝了600cc,再到会议室拿了一杯椰果奶茶来喝。(这时候喝奶茶,突然觉得好好喝!)

喝到一半,我突然想到,我还没跟白班同事交班哩!

白班的方医师说,他把白天的内科病人,交给跟我一起上夜班的黄医师了;在刚刚大家忙成一团时,黄医师已经默默地把内科病人「清掉了」!

我检视一下电脑上的名单,发现有一位常常出现的精神病患,居然在8:15来挂号,而且,主诉又是每天都会发生的「没有红疹的自觉性皮肤痒」!我笑说:「今天乱成这样,除了这只普咙共皮在痒之外,那些平常三不五时就会来报到的精神病患和酒鬼,反倒没出现了!」

护理人员急忙制止我,「别说啦,说不定等一下就来了!」(急诊有时候会有「说曹操,曹操就到」的迷信。)后来一整晚,只有一个酒鬼跌倒来挂外科(而且不是常客)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反倒是台铁员工,半夜有两位来挂急诊,跟这次事件也算是有相关,但因为不是直接伤害,所以不列入统计数字。(第二天早上,真的有两位精神病的「常客」来挂号,还很自豪地说:「我昨晚在大门口看你们很忙,所以没进来挂号哟!」一副来讨赏的表情。挖咧~~真的很欠骂!)

后来我在脸书张贴文章,提到这种大量伤患事件,会立刻激发医疗人员的「急诊魂」!大家都赞同,并纷纷表态自己的急诊魂被激发;尤其急诊护理人员,整个热血沸腾,反应强烈;连几位离职已久的老同事(在家相夫教子多年),也说看到新闻的当下,有一股冲动,很想重披战袍,回急诊跟大家并肩作战!

这样的事件虽然很累,可是大家反而做地很开心,因为,这才是急诊的存在意义!连来支援的病房护理人员也不禁说道:「工作4年来,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护理工作的重要性!」

半夜时,我和许主任讨论到这种大量伤患处理,我们可不可以做的更好?因为今天虽然都处理好伤患了,可是,那是因为一次投入非常多的人力。我们是否可以再精简一点点人力,让现场不要这幺混乱?检伤和挂号的搭配,有没有甚幺可改进的地方(因为后来发现有重複挂号的现象)?ICS(注一)的概念,这次发挥的如何?大家的急诊魂被激发了是很好,但这只能偶一为之呀!否则连续几次的话,所有的人都要崩溃了!

最后,愿死者安息,伤者早日康复,这样的事件不要再发生!

相关书摘 ►《老魔王的急诊室》:验孕报告为阳性,但「连男朋友都没有」的少女

书籍介绍

《老魔王的急诊室:急诊医师面对生老病死,以人性为出发点的魔宫寓》,凯信企管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。

作者:毕人龙

老魔王的急诊室里,除了药水味儿,更不时弥漫着酸甜苦辣的人生滋味儿!

在急诊工作长达20年的作者,在文字里化身为老魔王,以轻鬆幽默戏谑的的文字风格,带领我们一窥台湾急诊室最写实的奇景怪象;不论是正经、荒诞的情节,其生动的叙述,都让人身历其境,也让阅读者时而动容、自省、反思,时而让人忍不住噗哧一笑,更能从中吸收卫教常识……打开书本,保证你停不下来!

现在,就让我们跟着作者一览第一线急救人员的工作现场与人性百态~~

《老魔王的急诊室》:普悠玛翻覆的那天,我在急诊室上夜班
上一篇: 下一篇:
随机文章
热门文章